投资人眼里的文创行业:拐点已至,从业人员正在洗牌

投资人眼里的文创行业:拐点已至,从业人员正在洗牌

会上,洪泰大文娱产业基金主管合伙人金城,达晨创投董事总经理李永林,中国有线电视网络有限公司总工程师彭劲,辰海资本合伙人王维玮,青山资本创始人张野,就《2019,文创产业投资策略》这一议题进行了圆桌讨论,本场讨论由生态圈资本创始合伙人曹海涛主持。

投资界根据现场实录进行了整理:

曹海涛:各位嘉宾好,我是生态圈的创始合伙人曹海涛,也是中国式合伙人投资的作者,这是我第三次来到中国文化金融创新峰会上,第一次来的是12年,第二个是15年,这次是18年,每次文化圈都有很多的变化,12年的股市上证指数1900多点,15年来的时候,正好股灾,2600点,现在又回到了2634点。2015~2018年没有什么变化,从资本的股市来看,但是其实12到15年的变化还是很大的。

今年我们来探讨在整个文化和金融领域有哪些问题和机会,我们来研讨一下。既然谈到文化,我们想中国的传统文化,《礼记》当中一有句话说得很好,说"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今天是学和教探讨的一个过程,到底知道哪块有哪些不足是什么,到底知道困惑是什么?

首先我们发现在过去一段时间里面,我们经历了很多的曲折,既然是一个抛砖引玉,可以看到这几年发生的很多的一些变化,从政策上到行业上,19年我们在展望是否会更好。首先请各位嘉宾介绍一下自己,简单说一下自己与文化创业产业的渊源,和中国文化产业发展的格局。

金城:感谢主持人曹海涛,在你的开场白之后,突然又感觉信心又增加了好多,虽然你三年来一次,三年之中都是一波高潮,我期待从今天开始金融市场,包括文娱市场又会迎来下一波的春天。

我叫金城,是在洪泰基金负责文娱产业的投资,今年年初我们也募集了一支专门投资于文娱产业的产业基金,我们之所以在现在的资本环境下去做一支专注于文娱行业的产业基金,也是我们从长远来看非常看好这个行业。我个人从学习到从业,到投资的行业,差不多快20年的经历,这不是我第一次经历寒冬,也一定不是我最后一次经历。

行业总是有它的周期,但是文化娱乐因为它基于人性对于信息娱乐的刚需需求,这个需求是和经济发展的映射呈线性相关的。历史发展中,有的时候国家的步调不一定一致,有的会快,有的会慢,有的会进三步,还会退一两步,但是大势是不可逆的。但是历史不会重复,但是会惊人的相似,我们会看绝大部分发达国家文娱行业的预期,都是在经济出现箫条,在各种危机的时候,以及在经济缓慢上升的时候,我们提到的口红效应还是存在的,中国有自己的特色,我们这个行业受到宏观经济政策的监管,会有不消的影响,总体而言我们依然看好。

今年我们在整个文娱产业的投资甚至比去年更多,我们觉得寒冬的时候,依然是播种的,我们也这么认为,也一直在这么去做。

曹海涛:寒冬的时候也在播种,很多人在抄底,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到底,下面有请达晨的李永林。

李永林:我们做文化产业的时候,曹总也在做,我来自达晨,达晨也是国内最早一波做文化产业基金的人,我们大概10年开始做文化产业投资,募集了专门的基金,现在已经八年了。

从历史数据上来讲,可以毫不谦虚地说文化产业基金在同期这些所有基金里,我认为回报都是比较不错的,不是我们做得多么的好,只是说明了一个很朴素的道理,就是做投资一定要专业化,而且我们正好抓住了这个文化产业整体成长的这个区域。

文化产业可能它在发展过程中,会遇到很多的波折,或者是短暂的低谷,这都是很正常的,我们对产业的开法也是非常长期乐观的。

一个很朴素的道理,我们赌的就是国家在发展过程中两个最重要的推动力,一个是科技,一个是文化,或者说大国崛起,对外输出的就是科技+文化,美国就是硅谷+好莱坞,所以毫无疑问中国将来对外输出也是两个,中国的科技加上中国的文化。所以对这个我们是长期看好的,也是一直在持续在这一块去深耕。

曹海涛:下面有请彭劲,中国有线公司的工程师。

彭劲:非常有幸今天参加这次文化金融创新论坛,大家看到我的介绍以后,可能感觉到给大家带来一些不同的风格。中国有线电视网络公司是立足于国家大产业当中做基础设施的公司,公司成立以来,我们最主要做的就是所有视频节目,音频节目跨区域传输,我们国家首期的影视的数字化,高清化,以及今年10月1日开始进行的4K,这些时点的技术变革,都是在我们公司所建设运营的这一张网络上来实现的。实际上我们也是全国目前来讲最大的做音视频跨区域传输的网络。

2015年以后,国家三网融合给了我们公司基础电信运营资质的牌照,我们现在也在做新的运营基础设施建设的一些准备,叫做全国有线电视网络互联互通平台。

今天来参加这个会,跟这个会议相关的是我们依托互联互通平台,我们正在做文化大数据的云服务平台,最重要的一点是把文化产业当中涉及到上游一些资源做成数字化,为今后的这些企业的创新提供上游资源的一些服务,这个是我们目前做的主要工作。

刚才也说了,文化是我们国家重点规划发展的一个方向,目前来讲国家的政策确实是利好,十九大以后提出了文化自信,这是四个自信之一。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讲,我作为一个具体的从业者来讲,对我们整个行业的发展还是充满信心。

王维玮:我是辰海资本的,我们是做早期文化跟消费相关的投资,我说我对文化产业的想法,刚才几位也说了很多关于政策和大市场层面的,不管是科技还是方式的变化,人的消费文化的底层逻辑是想象力、情感,这是不变的。我是从09年入行的,跟着电影从几十亿到几百一起来的。

有一次我看综艺节目《我就是演员》,看过一个片段,把我感动得不行了,就是北京的故事,我看了之后就发了朋友圈。当时也有一本书是徐志摩《人间四月天》,讲戏剧的剧本,把我看得热泪盈眶,不管是看一本书,还是看一个综艺节目,还是看一个动画片,这个东西对我的感受是不会变化的。所以我觉得只要人对于文化内容的这些情感是一直在的,而且需求一直有,我觉得这个市场不管怎么变化,都是长期非常看好的一个市场。

曹海涛:感谢王总,接下来是张总发言,跟青山资本的张野总上次交流特别多的是2015年,我们一起在天津卫视再做《藏龙卧虎》创业节目的时候,半年多的时间,我们经常在一起。张总也投资了像汪峰的耳机等,今天三年过去了,你有一些什么新的想法?

张野:我是青山资本的张野,青山资本是一家天使投资机构,我们主要投消费、互联网、文娱方面,过去几年也投了一些文娱的初创公司,在过去一段时间,文化行业的大发展这样一个小的周期下面,这些公司表现得都不错。

关于现在中国文化行业,或者文创或者是IP领域的一些现状,我是这样看的,我觉得衡量一个发达国家的指标,有一个比较重要的指标是在科技发展不断解决,不断释放生产力、劳动力的过程中,智慧型劳动所占经济体的比重指标,这个指标是什么样子的?在美国IP产业的从业者和工作岗位是4千万个,占美国社会总工作岗位的27%左右,在欧洲这个数字是8200万,欧洲有8200万个工作岗位是从事IP产业智慧劳动的,占了欧洲总工作岗位的40%左右。

中国是什么样子的?具体数字没有,中国文化产业占GDP的比例是4%多,不到5%,这个数字大概能够推测出中国的文化行业从业者应该数量相对于欧美,还是有很大的差距。这个差距就是我们国家从发展中国家走向发达国家过程中不断的降低的差距,这就是作为文化或者是IP产业创业和投资的机会所在。

曹海涛:第一部分环节就到这里,接下来我们来回忆一下过去一两年我们对于文化创意产业相关的投资。过去一两年我也投了一些企业,往往投的是大文化,大文化与文化相关,但是与文化创意产业形成得如何促进,跟其他产业形成一个产业升级,投的是这样的企业。我投的一个新材料的公司,本身做的都是汽车内部的材料,与文化如何促进,生产的都是一些文化用品的产品,也打进了中国和国际的体育场馆,包括跑道和场馆的材料,包括幼儿园,做的是大文化多一点。

过去大家一两年在文化创业产业当中做了哪些布局,过去核心的投资理念是什么?今天很重要的话题就是谈寒冬,从国学的角度来讲,从文化的角度来上,今年是戊戌年,戊和戌都是土,什么生土?火生土,文化属于火,火都没生土了,所以文化很寒冷,如果从国学的角度可以这样来解释。首先有请金总。

金城:我就不讲虚的一些观点,讲一下正好在这个月,我刚刚投资了两家企业,有一家正好是跟达晨合作的,当年李总比我早一轮进入,这是一个做中国汉字字体版权库的企业,到今天有25年的企业。

还有投资的一家言几又,是设计的设拆成了三个字,大家去过线下门店,是一家连锁书店。这是我在文化娱乐和其他行业的结合,言几又就是一个很典型的消费行业的结合。当然可以说它是文娱公司,也可以说它是消费公司,我更情愿把它定义为是一家设计公司,书店的商业模式已经存在了很多年,我们小时候有新华书店,这个模式挣钱吗?很多人问我,书这个东西在中国的价格是非常低的,所以毛利也不高。如果指望靠卖书去挣钱,其实是很难的,但是书代表了文化产品,和文化背后的逻辑是一样的,这个逻辑就经过时间经济,你看书的时候,你花的是用于整个娱乐消费的时间,是无法压缩空间的。能不能在第三个空间,能不能花更多的时间,有一个文化创意的空间,可能以文化创意作为载体,言几又类似于日本的鸟屋书店,实际上靠卖书籍去吸引人流。

北京现在有七八家店,我觉得最漂亮的是王府中环,现在还有亚洲最美书店,是昆明的言几又,由于每家都是请的世界级的大师来设计,所以每家书店都是一个建筑设计的作品。对于消费而言,任何一个产品如果成本是能够被解构的,你是很难获取很大的力量,因为一定有无数的竞争对手去想方设法提高效率,去把它的价格去降低,把它的成本去降低。

我们知道在决定价格里面有很多所谓的精神附加值,这一块是很难解构的,有一点就是设计。当你进入一个设计非常让人愉悦的空间里面,你自然会有一个不错的心情,你不一定会买这本书,但是拿起来看一下,这个时候要考虑喝一杯东西,餐饮的毛利会比书的毛利很高,你看完了一本书,不一定买,这本书放回到书架里面,书架旁边有很多类似于文化的产品,这个消费又让你在一个很好的心情,很愉悦,很激动心情的时候,你可能会有一些冲动的消费。文创产品的毛利率会更高,当有一个空间把消费者的时间锁在这个空间里,自然而然他的很多消费也会发生在这个场景里。甚至在目前探索的,我们现在都在谈论互联网的时候,任何一个事情都是物极必反,人作为这个社交属性极强的一种生物,还是需要线下的交流,我们一直在探寻这样一个空间,文娱是作为前端的品牌流量的聚集地,然后把人的时间,以及消费放在一个空间里,言几又只是我们其中的一个尝试,我们也会顺着这个逻辑继续往下走。

曹海涛:金总谈到了人性,就谈到了心,每个人不断提高自己的内心,我们既然谈到社交和文化,也是在不断提高精神方面的享受。下面有请李总给我们分享。

李永林:我们这么多年一直对文化领域各个细分领域做持续的,不断的研究和分析,基本上每个季度我们会更新我们在各个细分文化领域的一些研究的内容跟成果。

其实在做汉仪字库这个项目之前,我还投了一家另类的公司,通俗来讲就是做维权打假的上海公司。在那个时候我们发现文化产业一个很核心的问题,盗版了这么多年,随着这两年版权环境的变化,这些行业开始有一些变化。通过维权这个公司,我们也发现文化行业确实有水和空气的这些基本要素,它的正版环境在慢慢的变好。原来这个行业其实是大家注意不到的,就是我们的字,还有图片,这些基本要素其实是有知识产权的,比如说这个logo,这个字体其实是字体工作室设计出来的,是有它的知识产权。在此之前,大家都不注重这个事情,这些做字体的公司活得很可怜,图片是被先重视起来的,像视觉中国这样的公司。

大家都不重视字体,字体公司都不赚钱,最后只剩下两家做得还可以的字体公司,一家叫方正,一家叫汉仪,这两家公司为什么能活下来,因为他们都是国有的成分在里面,支撑他们下来了。这两家公司我都去接触过,后来跟汉仪找到了一个契合点,关于团队想做国有股转让,国有股东要退出,所以我们帮他们做了国有股转让的流程,包括招拍挂和曲折,这是一个公开的市场,肯定有一些波折,帮他做了这个过程,通过投资的设计,让管理团队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成为这个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通过这个过程,让他们解决了整个股权上的问题,金总我们一起来帮着这个企业从资本上做一些规划。这样一个公司你会发现它的核心竞争力,随着他们的发展,能够享受到这些成长。稍微大一点的公司,尤其是文化产业的公司,其实对知识产权都已经慢慢比较尊重了,都会主动的去愿意为知识产权付费,这样的公司就会成长得比较好。

我们也可喜地看到,在toC行业里做了非常好的探索,比如说手机QQ的客户端,我跟你聊天的时候,可以用不一样的字体,有很多很好玩的东西,比如是明星字体,我们请杨幂按照我们的要求写上几百个字,我们就能生成所有的汉字字体,就是跟她写得是非常像的。作为她的粉丝,就非常愿意用她的产品,让这些古老的字体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焕发一些非常好玩的东西,这其实就是文化行业的非常好玩的创新,就是扩张性特别强。

这样一个细分行业,坦率来讲,原来很多人是忽视的,是注意不到的,因为我们每天都要呼吸空气和喝水一样,但是我们根本意识不到一样。这个东西经过我们现在的发掘,我们就觉得它将来成长空间是非常有意思,因为这个行业在国外我们也看到,其实是一个垄断市场,文化产业其实是一个垄断行业,我们虽然看到很多内容是层出不穷的,但是留下来的都是一些经典核心的东西。文化产业最后你投的变和不变,最终不变的东西,其实一定是垄断的东西,这是你投资能够获得超额回报的一个必要前提。

如果你投资的东西永远处于跟别人不断的竞争,然后毛利受到影响的时候,其实你是很难获得超额回报的。我们看到的就是像字体、图片这些具有知识产权的,而且能够长期存下来的,能够形成IP的东西,其实是文化产业最核心的一个东西。这个其实在国外我们看得很清楚,像迪士尼这样的公司,能够比别的文化产业公司更有优势的一个核心原因,其实在于它拥有了这些经典的IP。对其他领域也一样,不管你做影视、字体、图片、动漫、主题公园,留下来的都是很经典的东西,一定是你能够持续长期存下来的核心竞争力,这是我们这两年做的一个比较有意思的项目,跟大家分享一下。

曹海涛:感谢李总,李总刚才谈了很多给他投的企业做广告的事,投资圈有两种人,一种是既投钱,又帮忙的,又一种是投钱,不帮忙的。投资者也有两种意向,一种是既投钱又帮忙,一种是投钱不帮忙的。12年的时候,投的是偏影视居多,特别注重人,人在文化创业的行业比重越来越大,15年发现很多的影视公司被上市公司并购了,大家有一些转型,投的都是偏版权运营相关的,最可靠的是人,最不可靠也是人。今天在越来越浓重的版权领域,相对来说可持续发展还是版权比人要更加可靠一点。接下来有请彭总给大家分享一下过去一两年的投资布局。

彭劲:接着金总谈到的例子来说,字库的权利问题,我们从保护的角度来看,单单靠法律,单单靠人的自觉行为,这还不够的,因此可能我们需要有一些手段,我之所以说这个手段是什么意思?就是说我们一个圈,比如说文化圈的发展,是需要一些基础的,从这个基础来讲,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个是我们对于这些技术成本的使用,一个是对于人的创造力的使用成本。

技术的发展给我们带来了一个条件,是我们可以把技术的门槛,技术的成本降低,让人的创意和思维创造效益能发挥到最大,像我们基础设施的公司,主要围绕这一方面来做工作,更多来支持文化产业的发展,这是我们公司在最近的布局阶段,现在也说到了目前来讲是一个蜇伏和准备的阶段,也正好是我们现在正好做事情的好时机。希望日后相关的企业或者是投资公司,将来有机会能够合作,我们做好我们的服务。

曹海涛:彭总强调的是文化和科技的有效结合。下面有请王维玮总。

王维玮:过去在几个领域做了布局,一个是偶像,算是以前没有的行业,就是慢慢起来的行业,偶像潮流文化,还有做了一些文化跟其他领域,比如说科技、体育和消费的融合相关的项目。举两个小例子说明一下逻辑,讲一个内容行业的逻辑,去年的时候投了一个很小的公司叫魔宙,是一个讲故事的公众号,现在大而全的内容大家有没有什么兴趣,首先要满足垂直人群,然后有极致体验,才会让他们觉得爽,愿意传播。然后是单内容怎么规模化,魔宙这个公司做了几件有意思的事,第一个内容是有极致的体验,然后做了团队式的协作,从单个人IP慢慢做成的团队化几条故事线,怎么把内容做好,怎么把内容复制,怎么怎么赋能,把受众做得更大一些。

第二,跟金总讨论的一个项目就是文化跨科技,跨体育的项目,叫创客星球,在机器人格斗的,团队是原来广电的团队,介入了一个还是比较新的领域,海外已经几十年了机器人的格斗大赛,做了两档节目,一档在浙江卫视,一档跟优酷做的《这就是天下》。

他们从文化内容放大,到目前开始落地,人要回归到线下,落地以后开始从文化连接赛事,赛事其实是体育的东西,我一直觉得体育是最好的内容,你把玩者放在那边,你就不用编剧,NBA一年80多场,就是一个很好的剧本。从内容开始做到机器人格斗的赛事,还会再切教育,跟学校和教育机构合作,跟做教育相关的可编程,有操控的机器人。

曹海涛:做文化投资有两个极端,一个是大的文化集团,第二个是小项目,偏轻资产的,小项目特别多,《中国式投资》这本书谈到了核心竞争力,现在逐渐变成了核心的生存力,什么是核心生存力?有不同的解读,第一个解读找干爹,文化站队比较多,站腾讯和阿里。第二个是靠自己,但是很艰难。所以我们发现有的时候需要站队,有的时候需要靠自己,如果没有一个很好的站队,没有一个很好的生态,靠自己特别特别困难,所以这几年寒冬的时候尤其明显。有请张野给大家分享过去一两年的投资历程。

张野:我不给项目做广告了,讲一讲我过去几年观察到的一个文化行业的一点小的现象,或者说是趋势。

第一,我们发现过去几年内容从质量的方面,明显有一个向两极化靠拢的趋势,越来越趋向于两极化。低级以各大短视频,直播平台,还有文学社区这样的渠道为代表的地方,出现了大量的内容,尤其是短视频和直播平台。这个平台里面充斥着大量的可能被称作低级趣味的内容,但是这样的内容有极其广泛的受众,一个中型主播在直播这种内容的时候,同时百万人观看是非常常见的,哪些内容?比如说录制一些视频或者是直播来去吃一些比较奇怪的东西,比如说去展示怎么同一时间去抽50根烟,很多人在看这样的东西,受众面非常广。

有一个小的例子,去年有一个网络流行语,叫做卖竹鼠,五元一只,十元不卖,这个话属在各个平台都有人刷,这句话就是来自于这样的视频平台,有人在里面直播,或者是录制去山里面抓竹鼠,年入千万,这个视频非常火,导致了几千人到广西山林里面抓诸鼠,受众面很广。这两年比较火的游戏《王者荣耀》,这是很高水平和高质量的游戏,这一款游戏的背景音乐非常大气,制作精良,这个背景音乐是一个德国的作曲家叫汉斯,现在还活着的最有名的电影音乐制作人之一,他写了类似于《狮子王》、《盗墓空间》、《珍珠港》这样的大片,获得了奥斯卡奖。对于一款游戏来讲,音乐也那么重要吗?为什么要重金去做这样的东西呢?这是这个现象的另外一端,我们的内容向高级靠拢,要么你向高级靠拢,要么向低级靠拢,中间地带的内容变得很窄。

第二个是渠道方面,渠道是下沉趋势明显。过去几年抖音、快手等都是一系列把握渠道下沉的趋势所带来的红利,迅速成长起来的平台。这样的现象和趋势的背后,可能就有投资机会和创业机会,这种方法也是我们一直在使用的。

曹海涛:由于时间的关系,带来了最后一个环节,就是畅想和预言,一个是要分析整个文化创业行业投资的核心是什么?投资要看什么,还有2019年需要抓住的哪些趋势和机遇?

我反而更加关注可持续性的发展,我想到了达晨,一个是深创投,相信2000年的时候,那个时候对于VC和PE这个行业也很艰难,当时畅想创业板没有如实开,很多风投机构投了很多的企业没法退出,又到了这个时刻,一晃又过了18年,文化创意产业又遇到了很多的问题,包括VC和PE本身募资都会有一些问题,这个时候应该如何去面对和看待呢?如果从传统文化来看,过去20年从2004年和2023年,走的艮卦的土运,跟房地产相关的都在发展。接下来从2024年到2043年这20年走的离卦的火运,火运主的是文明,所以是与文化和交流相关的,是有大的机会。

如果从国学来看,是2023、2024年之后,四五年之后,文化会有一个逐渐辉煌的二十年,这是从国学的角度来看。从我本身布局和投资的角度来看,发现这几年如果纯粹投轻资产,会有风险,我的第一本书《创业者》和第二本书《中国式投资》里面强调了三个字"中资产",什么是中资产?就是纯粹投很轻的公司,哪怕只有版权和制作公司,或者是一个游戏公司,风险很大。你会发现纯粹轻资产的这种不确定性通过什么来弥补?第一建立这种生态,第二,要把自己变成一个中资产的公司。所以就会有很多企业不断布局版权,布局产业链的投资,有的还有一些地产相关的结合,通过这个文化+,地产+,文化科技,文化食品,去进行一些文化生态的布局,这个是未来发展的趋势。下面有请金总为大家分享2018年核心的关键投资因素是什么?2019年的发展趋势是什么?

金城:其实未来蛮难预测的,但是我一直觉得要我去判断,整个文娱行业应该处在黎明前的黑暗,这个黑暗是凌晨12点,还是1点,还是2点,还是3点,我觉得很难去有一个定论,但是我敢肯定,过了这一段时间,就会黎明到来。

事实上我做投资差不多有七八年的时间,大部分的投资人都是趋势投资,就是跟着这个风去。有少数的投资人能够预测趋势,极少数的投资人是能够看到拐点的,我觉得我很荣幸,今天能够跟在座的各位在行业里,我还是非常尊重和喜欢的一些人,依然坚守在这个行业里的人,包括刘总,还有君联的邵振兴,我希望我们是一批能够致力于让这个行业的拐点,能够尽早到来,能够为这个行业风险自己的一份力量,不管是资本方还是资源方,奉献给这个行业坚定的看好者。

李永林:这个行业真正起来也是从过去的5年,从12、13年的开始,到17、18年整个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形成现在看到的格局,其实是以互联网为代表的公司,成为了文化产业的中坚力量,代替了原来我们看到的很多一些电视台,出版社,或者是报社、杂志社这样一些国有的机构。

所以我个人其实对未来非常的乐观,在未来短则五年,长则七八年的时间之内,我一定能看到中国一定会产生类似于迪士尼这样的综合产业集团。很大一个概率,可能是以互联网公司为代表的,他们现在可能在一些细分领域已经是做得非常棒了,未来会向一些其他的细分领域拓展,最后形成一个综合性的文娱产业集团。比较能够对标就是美国的迪士尼。还有像腾讯和头条这样的公司,还有在很多细分领域做了很不错的文化公司,比如说影视、出版。也有可能是一些跨界的公司,比如说我们看到了像一些地产类的公司。

曹海涛:这会是民企还是国企?

李永林:这个不用回答了。然后在这个过程中,我觉得对做投资人来讲,也是一个历史性的机会。一方面你可以参与这样公司的成长,另外一方面你也有可能去主动打造这样一些公司。

有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全球最大的主题公园公司是迪斯尼,第二大主题公园公司是(末林娱乐),大的股东是黑石集团,是全球的大PE。意味着在其他领域也一样,你会看到TOP10里有两三家是投资人打造的,做控股打造的。未来从投资角度来讲,你有可能参与到这样伟大的公司,你也有可能打造这样的公司,这是我看到的最大的机遇。

曹海涛:李总站在国际化的视野看这个问题,对于中国也好,国际上也好,文化是同呼吸,共命运,既然谈到国企还是民企,有请彭总来分析一下。

彭劲:我说一下我的一些看法,我觉得像我们这样的公司,致力于基础资源的一些准备,我觉得一方面是说有一些政策体制上的优势,当然也是责无旁贷,主要的来讲我觉得是两个方面,一个是我们要做到让新技术使用的成本尽可能的降下来,还有一个我们希望现在做的准备,我们要让上游一些原始资源数据化和数字化,为后续做加工,做创新的企业,做一些准备,所谓的厚积薄发。

当然在这里面,我觉得各有所长,就是互联网的发展实际上技术上的进步是一个方面,机制上的灵活也是我们不可否认的一个方面,得益于我们各自承担不同的任务,不同的角色,我们做好分工决策的角色,共同把文化产业推动起来。术业有专攻,我有我能干的事情,也有我不擅长的事情,我相信在座的企业和投资圈的大佬们,都有自己擅长的方向和看不明白的地方,我觉得对以后的光明前景还是有信心的。

王维玮:预测不敢说,但是最近几年看到了很多的变化,我觉得有变化就是有机会。可能三年前在很多论坛上,大家在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说未来的机会在哪里,我们当时跟线下演出相关的,我说看文化应该往线下走,大家当时都在看线上。现在线下和线上,大家都开始看了,包括跟文化和新消费,包括跟地产,跟商业,跟文旅的结合,肯定首先看到了这个变化,所以会有机会。

去年的时候我跟同事说,你们看一下腾讯QQ音乐和网易云音乐的前十,有七首都是抖音音乐,有很多人都不认识。后来开始研究抖音音乐生态该怎么做,歌红人不红应该怎么处理等,直到现在有几家音乐公司也要上市,所以这是另外一个变化。

再说一个变化,最近看B站,是二次元年轻人文化聚焦的一个阵地,也是上了市的。我发了几个视频给同事们看,B站上有一个很小的内容叫宅舞,大部分都是日本的二次元的音乐人。之前正好看到中国歌舞剧院首席(唐诗艺)在上面跳的一个舞,这个是专业舞蹈演员跳的舞,同事们就被惊呆了,觉得怎么跳得那么好,然后播放量非常高,肯定对爱看宅舞的人一些被降维打击了,觉得原来还有这么美的。其实传统文化里有非常多好的东西,包括传统的舞者跳的所谓的宅舞。

包括戏曲的话招,普通的cosplay真的没法达到的,看了以后,发现中国歌舞剧院在B站做了他们的官方帐号,我觉得看到了很多的变化,机会是来自于变化,很多传统的东西跟很多潮流的东西,现在大家在说国潮,这也是一种传统文化跟新的年轻人文化结合的东西,这里面只有一个概念,就是美和好的东西,我觉得大家对它是有认知的。包括我说的极致体验,哪怕是年轻人,哪怕是叛逆,他知道什么是好的,我觉得有这个东西在,这个行业非常非常有机会。

曹海涛:其实年轻这一代,或者是90后和00后新奇的想法,我们会去关注的。下面有请青山资本的张总,给大家分享。

张野:在现在这个节点上,我肯定非常坚定的看好文化行业,比过去几年任何一个时点都坚定,为什么这么说?你拉大尺度来看,现在很有可能是中国文化产业的一个拐点,刘总列出来了文化产业的一些压力,政策的一些传导过来的压力,或者说行业的一个整顿现象。这个整顿现象会带来什么,我认为会带来的东西,恰恰是对这个产业最关键的东西,就是这个产业里面的从业人员的组成结构发生了变化。

过去是什么类型的人在做中国文化产业,以后会是什么类型的人,我认为以后会涉及到新经济思维的人,可能新经济的语言体系,市场化的思维,互为导向思维的人来从事,或者文化行业把这个空间给腾出来的,让这样的人能够进入。这个产业的从业人员组成会发生变化,但是这个行业的价值观,这个行业的文化,都会发生变化,这才是中国文化行业去治根治本的一个重要的事情。

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会更坚定的看好,我不知道未来五年还是十年,这个不好说,但是我觉得现在是中国文化行业的一个拐点,未来一定会蓬勃的发展。

曹海涛:在文化金融创业的舞台上,希望每个人都表演好自己的角色,谢谢大家!

查看原文
编辑号内容由注册作者上传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仅提供了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媒体号内容由HD搜索引擎在线收录转码,源站删除即无法浏览。权利主张请查看免责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