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你,像怀念胡吃海喝的时光

深夜谈吃 10-24

业已逝去的青春,如同青春里出现过的每一个人、每一样食物一般,都最令人想念。人生若只如初见,就只有美好的回忆,而不至于被柴米油盐酱醋茶消磨了热情。

谢谢橙叽的投稿,令我也想起青春时期,一起吃路边摊的好朋友。

——深夜君

-正文-

我骨子里是有饮食文化自负的,觉得全天下的面食都比不上山西。

在还提倡文化自信时,我直接越过自信达到自负。

那时,什么面食都是进不去眼里的,什么面都不会比家里做的还正宗,当然,那个时候,是不喜欢吃面的,偶尔吃一次面就要老命了。是工作之后,背井离乡,在思想还没做出反应之时,身体先抗议了——胃痛使我意识到,面是世界上最养胃最好吃的食物,连汤带面一碗下去,整个人都暖和了。

这个时候才思念起家乡和家乡的人来。

我和夹心认识九年,就在一起七年,七年里我们吃过无数食物。

我们会在上课时小纸条约着去吃二胖面馆,我喜欢宽面,她喜欢窄面;也会在饭后,例行去吃冰淇淋,我喜欢原味,她喜欢抹茶;甚至在高考前三十天,我们逃课去吃城隍庙的碗托和猪肝,超麻超辣超多醋,然后灌一肚子冰水进去,至于之后是拉肚子还是咳嗽就不想那么多了。

怀念你,像怀念胡吃海喝的时光

那个时候,我们常说,走,吃好吃的去啊。

不开心时候吃,开心也吃,我们的体重肉眼可见地长。

只是,不开心也去吃好吃的在我们相识第六年发生了变化。

因为某些原因,我身体生病了。我没办法再大快朵颐,再超麻超辣。我再也不能和夹心坐在操场的夜风里吃沾着辣椒油的九九藕片了。

我开始规矩起来,只能吃放盐放酱油的饭菜,这让我一度没了胃口。

夹心说:"你会瘦的。"

事实证明,就算夹心是最了解我的人,却还是没办法预测我的细胞。在忌口期间,我成功找到了替代品。

比如,之前看都不看一眼的烤冷面,迅速进入视线,成为能吃的好吃榜第一。每到没课的下午,我都和夹心去集贸市场买两份烤冷面和两个鞋拔子饼,临走再买一袋子糖炒栗子坐在学校的餐厅里边聊天边吃。

怀念你,像怀念胡吃海喝的时光

我甚至深谙怎样的烤冷面在我能吃的度里最好吃,要求大姐给我多撒一点芝麻,不能放醋就只能撇撇嘴多加一根肠。就是在那个时候,我才发现,这个世界上我曾以为不惊艳的食物还是很诱人的。

番茄汁在高温的铁板上被烧着发出响声,醋的味道弥散开来,摊子一周都是醋香,连带着洋葱、香菜的味道混在空气里简直是致命诱惑。

这个时候,我总会抢过夹心的那一份来闻闻香,夹心笑着说你又不能吃,但我闻着那些味道仿佛就是在吃一样。

后来,我依然不可以吃许多食物,依然会凑上去闻一闻就满足得不得了。

也是后来,常常想起和夹心在一起的食物时光,那些藏在风里、操场上的日子,终究是一去不复返了。

后来,夹心来北京看我,我和她站在红灯亮着的人行道上,空气里弥漫着夏日特有的气息,烧烤香气飘过,忽然恍如隔世,我们好像还是十八岁的我们,和几年前一模一样。

查看原文
编辑号内容由注册作者上传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仅提供了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媒体号内容由HD搜索引擎在线收录转码,源站删除即无法浏览。权利主张请查看免责声明
?